悲情兰世立:湖北首富3次被抓 偷渡出境被全球通缉


备受争议的悲情英雄兰世立,再一次陷入了一场扑朔迷离的“猎狐”追捕。

  文|AI财经社 郑亚红

  编辑|周春林

  11月15日凌晨,东星集团董事长兰世立实名控诉麦趣尔(26.88 -2.04%,诊股)实控人通过收购泰国航空公司项目,进行国内资产套现,骗取其百亿资产,并质疑麦趣尔上市黑幕。

  当天,控诉大面积传播开后,直接将麦趣尔逼到了封死跌停板。兰世立旋即发微博称“看看垃圾股麦趣尔的断崖式暴跌”,并配了一张麦趣尔股价跌势图。   很快,反转剧情接连上演。

  首先,麦趣尔通过媒体回应称兰世立举报不实,并称该事件完全由“当事人编造猜想、诽谤、恶意中伤。”

  紧接着,海平面以下的冰山开始显露,事件变得复杂起来。11月16日,广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国际红通在逃人员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而这起诈骗案刚好跟兰世立所控诉、泰国东方航空(6.95 -1.28%,诊股)以及麦趣尔的李氏三兄弟有关。通报显示,早在2016年8月3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兰世立,9月,国际刑警对兰世立发布红色通缉令,公安部将其列为“猎狐”追逃对象。在此期间,兰世立潜逃偷渡出境,经多国后到新加坡。(兰世立为新加坡国籍,原籍中国湖北)

  兰世立究竟是被骗者还是诈骗犯,以目前披露的案情而言,还无法下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败局”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兰世立身上,他曾至少五次碰触到红线,并失去了自由。回顾其二十几年的创业史,兰世立曾早年得志,问鼎福布斯湖北首富,在最得意之时,先后经历三次监禁,而后又散尽千金,锒铛入狱。   

第一桶金与第一次失去自由

  20世纪90年代初期,兰世立辞去了政府的铁饭碗,在武汉东湖开发区开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那是一家经营电脑耗材的小公司,出售计算机配套的色带、打印纸和打印针。

  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好营生,互联网的翅膀虽未长满羽翼,但电脑已经侵入了这块大陆,兰世立在此期间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   彼时兰世立才二十多岁,他个子小小的,常常穿着一件皮衣,有一次他拉开衣服,指着内袋神秘又狡黠地说:“看,三万块!”那个年代一个处长的月薪不过120块而已。

  一位当时在东湖开发区任职的官员曾经这样描述过兰世立,“这个人用武汉话说有点‘抛’,张扬。”

  1992年,兰世立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和超强的执行力,在武汉开了当地最豪华的酒楼“东宫”,兰世立曾在《东星18年》中回忆这段峥嵘往事,“一天的营业额20多万元……那时候既无信用卡,也无百元大钞,每天收银员为了点当天的营业额都很晚才能下班。”钱挣得是如此地顺利,没过多久,兰世立就又在武汉市政府旁边开了一家“西宫”。

  实际上,这段商业往事并非想象中那样平遂。在此期间,兰世立第一次尝试了失去自由的滋味——他被监视居住了27天。

  关于这件事,东星的前高管曾透露给媒体,那时候兰世立从深圳走私进口了一批高档轿车,包括蓝鸟、尼桑和加长林肯,“他把这些车借给一些官员和银行人士使用,能更容易获得贷款”。后来东星内部团队纠纷,高管告发了兰世立。有趣的是,告发的高管放给过兰世立贷款,后因收不回来,丢了公职后才去了东星。而这种人事情况,东星有好几起。

  对于这段“软禁”往事,兰世立在《东星18年》中一笔带过,将自己描述成因下属诬告的受害者。

  从这点细节也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商业懵懂的年代,很多规范还不健全,机构也缺乏应对放贷风险的经验和制度。兰世立在这样的商业环境里打捞了自己第一桶金,也由此形成了个人独特的做事风格。

  好景不长,1995年,兰世立的两家酒楼在大的社会风气下赔了个精光,还欠下几百万的租金。兰世立也在偶遇的道士解签指引下,离开武汉,休养生息,等待东山再起。

  直到2003年兰世立开拓了原本的东星旅游,收购汉口旅游,获得出境权,展开了北上深的并购行动,才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自由之路。

###  东星帝国的崩塌

  2007年,在一个企业家聚会上,众人写了各自的墓志铭,兰世立写的是“庆幸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后悔的事”。

  写下这话时,兰世立恰好踏入四十不惑之门,正处在人生的巅峰时刻。他不断扩大事业版图,一手创立的东星集团在十几年间成长为一个集餐饮、房地产、旅游业和航空业的华中巨霸。

  2004年,民航业向民营资本开放,民营航空迎来短暂的黄金期,国内航空市场的格局从三大航空集团变成四五十家航空公司。在这种背景下,2005年东星航空横空出世,且烜赫一时,同年兰世立第一次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成为湖北首富。   “没有哪家民营航空公司像我们一样,一开始就有20架飞机”,兰世立曾经向媒体如此说到。这个来自江城的小个子男人,有一双机警的双眼,他会不失时机地表露自己的得意之情,“抛”得厉害,不算是那类低调的企业家。

  东星集团最鼎盛的时期,资产达到200亿元,员工超过6000人,东星旅游拥有300多辆大巴车队,东星航空的上座率一度达到80%,风头无两。

  兰世立极富野心,他希望能够将航空、旅行社、车队以及景区打造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梦想着构筑起自己的“东星帝国”。但野心有时候在执行上就会演化为“独裁”,兰世立在东星加速生长的时期里,做了太多自认为有远见且正确的决策,而几年之后帝国的陷落则印证了他那一意孤行的决定大多不符合商业逻辑。

  比如,他要求60多个旅行社网点必须24小时营业,即使大部分时间根本没有客人,员工依然要坚守通宵,甚至趴在桌子上瞌睡也不行。比如,兰世立从东星航空最开始就要求同时运营3架飞机,坚持港澳航班,罔顾武汉客源不充足的现实。甚至,他会亲自参与到集团管理的每个细节,干预每款产品的定价。

  兰世立在《东星18年》中袒露自己如此“独裁”的原因,“反对的人多了,反而坚定了我的信心。与当时开东星一样,如果没有父亲的强烈反对,也许我会打退堂鼓”。因此,他在做公司决策时一旦遭到反对,反而更加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只是其他人没他的眼光长远。

  兰世立在建立旅游产业链的过程中,希望能够以地产和旅游反哺航空,结果在实施中过于急功近利,为了建五星级酒店反而调用了航空公司的钱。2007年,兰世立因为地产纠纷,将东盛地产转手给融众投资,自己又被拘押,这是他第二次失去自由。

  在此之后,东星形象崩塌,再也没有获得一笔银行贷款。2008年金融危机,本就深陷内外交困的东星航空,资金链危机频发,累计欠债5亿元。一年后,东星航空有限公司被强制停航,2009年8月破产。

  东星之死并不是如此简单一桩公司破产。对于这样一家民营航空公司而言,停飞并不反常,但它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破产的航空公司。而后兰世立也一直在为此事与民航中南局打官司,成为近几年著名的“民告官”案,却以败诉告终。

  东星航空是实现兰世立梦想最近的那条林荫大道。东星航空的颜色、标志甚至空乘的服装样式都是他亲自决定。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很爱说一句话“在东星航空这一块,我们创造了多少个世界第一?”

###  从首富到囚徒,迅速东山再起

  2009年12月,兰世立因保外就医结束了长达九个月的监禁,被取保候审。仅仅三个月之后,兰世立因逃避追缴欠税款,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羁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110室。

  声名煊赫的湖北首富就这样成为了阶下囚徒,昔日美梦东星航空香消玉殒后,兰世立的帝国城墙已经几近崩塌,仅剩东星旅游勉励维持。但兰世立从未放弃,在狱中他依然怀着强烈的自救意识,不断发声。

  在拘押期间,兰世立先后写了两部文稿,一部是前文多次提到的《东星18年》,其中记录了自己的创业史,另一部则有关监禁生涯。后来兰世立出狱接受南都采访时说,“我前两年在里面思考过去,后两年思考未来。严格来说,我出来后,两手空空,没有分文。”

  狱中,王石曾经代表企业家朋友去看望他,见面第一句话便是“你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我们不仅现在支持你,未来亦支持你。”

  2013年8月7日,兰世立因病提前出狱。重获自由的兰世立,置办了两部手机,一部vertu用于通讯,一部iPhone 5s用于上网,他开了微博和朋友圈,跑到剑桥大学见了当时在狱中看望过自己的王石。而后,兰世立受到了一众企业家朋友们真金白银的支持,他仍旧决心整合航空和旅游等相关资源。

  那时候他的东星由原来的7000多人,只剩了200人。更重要的是,兰世立狱中四年,旅游业却经历了最为重要的互联网化的四年。携程、去哪儿、途牛挤占了大量的市场空间,兰世立对此不以为然,他在对媒体的采访中表示:“严格而言,全国的线上旅游业做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旅游。”

  兰世立推出自己特有的商业模式——“旅游全产业链模式”,号称超越现有的线上线下模式。2014年,东星推出港泰9天8晚,全程住五星级酒店,吃住行玩,售价999元。当媒体质疑这样的产品盈利模式可能存在问题,兰世立坚持自己改变了游戏规则,东星有很强的揽客能力,一定赚钱。

  2015年,兰世立接受南都采访时称公司已有1700多名员工,资产过百亿。

  2017年1月,兰世立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则透露航空方面已经收购三家航空公司,其中两家在国外,一家在国内,航空产业2016年营业额超过20亿元,旅游产业营业额则是37亿,业务主要在东南亚。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的国外航空公司之一正是近日引发控诉风波的泰国东方航空公司。

###  又陷风波里

  兰世立常被外界归类到褚时健等同样有过牢狱之灾的企业家行列,他却对此不以为然,“奋斗了十年才一年几千万的生意?”言语间仍旧是二十几年前,那个有点“抛”的江城青年。

  如今,他又被一场真相模糊的案件卷进了风波。

  在兰世立的说辞里,他依然是一个被蒙骗的受害者,同时他又把泰国航空救活,是一个励精图治的力挽狂澜者。但在麦趣尔李氏三兄弟和广州警方给出的信息中,他又成了骗钱且无能的加害者。

  早在事件曝光的一年前,2016年10月,第一财经曾报道称,兰世立当年4月被广州警方监视居住,无法持有效身份证件入境新加坡。

  而兰世立在控诉信中称道的“把已经停运的20架大型飞机一架一架维修营运起来,盘活了百亿资产,每天的收入高达千万元人民币。”,实际上这两家航空公司运营状况不佳,多为老旧飞机,多次因为飞机故障等原因出现滞留旅客的现象。

  广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出后,兰世立红色通缉令才算正式公开给大众。在前一天,兰世立还在微博上转发了十几条控诉状的新闻。自广州公安微博发出后,兰世立未再更博。

  曾经有媒体这样评价兰世立:在兰世立笔下的自己是一个悲情英雄,所有的失败都是时运不济或是遇人不淑,所有的官司纠纷都是遭人诬告。

  兰世立此刻也许正在酝酿一场新的发声,为了他再一次的自由。


xcguan - 热点新闻即时更新,百姓生活柴米油盐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国内  tagged with 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