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致幼童死亡 江苏曾出现致死病例


据湖北媒体报道,3岁的小男孩真真(化名)因腹痛送医就诊,被查明是结肠炎。糟糕的是,不到三周时间,他却因肺炎导致多器官衰竭而离世。原来,他感染上了一种“超级细菌”——克雷伯菌。湖北省细菌耐药性监测中心主任、同济医院检验科主任孙自镛说,耐药的超级细菌正井喷式增长。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种“超级细菌”其实在江苏也时常出现。由于细菌耐药“升级”,现在肺炎疾病,首选药物已经不是普通青霉素了。 现代快报记者 安莹 刘峻

超级细菌“升级”

超级细菌什么来头?

并非新细菌,不过在和抗生素“作战”过程中,它更强大了

所谓“超级细菌”主要指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细菌。这与抗生素使用不当有很大关系。

根据湖北媒体报道,这个三岁男孩感染上的是一种“超级细菌”——耐碳青酶烯类肠杆菌科细菌中的肺炎克雷伯菌。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呼吸科专家告诉记者,“克雷伯菌” 主要存在于人体肠道、呼吸道。可引起支气管炎、肺炎,泌尿系和创伤感染,甚至败血症、脑膜炎、腹膜炎等。

“克雷伯菌”的抗药性很强。相关专家告诉记者,超级细菌并不是说有个新的细菌出现,而是指超级广谱耐药细菌。也就是说,由于药物的滥用,细菌“变异”快,自我适应了抗生素的杀伤力,变得对大部分抗生素都不太灵敏,导致患者用药后,效果不明显等等。

它现在究竟有多强?

曾经的王牌药,如今已经不能打败它了

细菌耐药,形势确实越来越严峻。临床医生最大的感受就是,有的病,用以前的药,不灵了。

比如二三十年前的孩子跌倒出血,涂点红药水就行了;现在孩子软组织挫伤,抗生素用不到位,就很容易化脓。以前普通发烧吃两三颗抗生素能好,现在得吃更多了。在现代 快报记者采访中,不少医生都发出这样的感叹。他们都表示,尽管这些年来相关部门在重拳治理抗生素滥用,但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明显。过去,青霉素曾是治疗肺炎、肺结核的最佳“武器”,但如今肺炎球菌对普通青霉素几乎“刀枪不入”。

南京胸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林勇说,一般来说,超级细菌可以抗3-5类抗生素。

相关数据也能证明超级细菌“升级”。比如多碳青霉烯类药物,是临床治疗的王牌药之一,但是,肺炎克雷伯菌对碳青霉烯类亚胺培南及美罗培南的耐药率由2005年的0.5%上升至2012年的10%左右。还有一个显著的耐药现象是,大肠埃希菌对喹诺酮类的病选新耐药率极高。上个世纪80年代末,喹诺酮类药物在我国用于临床,当时几乎所有大肠埃希菌菌株都对这类药物敏感,但1993年耐药率上升至50%以上,目前在60%左右波动。

南京曾有人被这种细菌夺去生命

据了解,目前南京一些三甲医院每年都能遇到几名“超级细菌”的病人。

专家介绍,几年前,南京也曾出现过类似的由“克雷伯菌”基因变异出来的超级细菌吞噬病人生命的案例。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南京一家三甲医院就曾接诊过类似患者。一位50多岁的女性患者,因发烧以为是感冒,在家吃了很多抗生素感冒药。但一直没有好,拖了半个月才去医院就诊,结果确诊为出血热。到南京这家大医院治疗时,患者已经昏迷,她的肾脏、肝脏、肺等多脏器衰竭。用了抗感染的药物,始终没有得到缓解,后来检测发现,她成了“超级细菌”病人。

**会大范围传播吗?</p>

爱“偷袭”重病人,但不会大面积传播</strong>

专家表示,市民也不需要恐慌,因为超级细菌不会大面积传播,也不会在普通人群之间传播。超级细菌的感染大部分发生在医院,经过抗生素的“重重洗礼”而产生,所以具有较强耐药性,被感染的一般也只是慢性病患者、年老体弱者和婴幼儿,以及手术患者等。但另外一方面,院内细菌,不大可能跑到院外去感染健康人。

林勇说,这样的“超级细菌”往往发生在重病人身上,当大部分药物不起作用的时候,病人的危险将会成倍增加。同时,专家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超级细菌也不是无药可医,一旦发现有患者感染,都需要进行抗生素敏感试验,然后根据结果,选择治疗方法。

目前,全国已经建立了一张耐药监测网,对细菌耐药进行监测。在江苏,总共有136家二级以上的医院加入到网络中,定期报告。

可以使公众放心的是,以我国目前的检测技术,判定“超级细菌”并非难事。有关专家告诉记者,针对上报的疑似菌株,可以一边做产酶实验,一边做基因测试,因为菌株产酶的确定要过夜培养,需要一天时间,后者则半天就可以出结果,因此最快是一天内就可以确认。

一名专家说,从目前各大医院的监测来看,暂时还没有出现一种所谓什么抗生素都不怕的细菌。“有的细菌确实很顽强,超级耐药,但是还是能够找到灵敏的抗生素的。

专家强调说,超级细菌更让人可怕的是它背后反应的抗生素滥用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超级细菌才会真正无敌。”

**英政府报告:</p>

“超级细菌”暴发或致8万人死亡</strong>

英国政府新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当地一旦出现大规模“超级细菌”感染,可能会导致约8万人死亡。

这份名为《全国紧急事务风险清单》的年度报告评估了未来5年英国多领域中出现重大紧急状况的风险。在公共健康领域,如果涉及耐药细菌的血液感染大范围暴发,而现有抗生素无法应对,大约20万当地民众会受影响,其中五分之二的感染者“可能死亡”。这也意味着许多看似平常的手术,其风险系数会大幅提高。报告预计,这类感染病例数在未来20年可能会“显著攀升”。

细菌耐药性问题早已引起全球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多次警告说,这一问题日趋严重,各国如果不采取行动制止其蔓延,许多传染病可能变得无法控制。

多个国家已在这方面采取措施加强预防。美国政府今年3月公布了一项为期5年的国家行动计划,准备大幅削减抗生素的不当使用,并开发更好的“超级细菌”诊断工具。英国政府也提出了相应的政府规划,同时呼吁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这一全球性问题。据新华社

**也是滥用抗生素的恶果</p>

江浙沪儿童尿液中

检出多种抗生素

专家:对儿童健康造成潜在危害</strong>

昨天,有报道称,复旦大学相关课题组在儿童的尿液中发现多种抗生素,甚至检测出临床已经停用多年、但在环境和食品中经常发现的抗生素含量。该研究历经一年,通过对上海、江苏和浙江的1000多名8~11岁的学校儿童人群尿中抗生素的生物监测证实,该地区儿童普遍暴露于多种抗生素。课题组认为,这种广泛暴露状态可能加重细菌耐药,从而威胁临床治疗,也可能对儿童的生长发育与人群健康造成潜在的危害。

复旦大学的研究显示,某些存在于儿童体内的抗生素,医生早已不用于临床,但是会在食品中经常发现。对此,蒋宇利分析说,食品中的抗生素更有可能来自肉类,不过人体中如果大量存在,最有可能的还是药品摄入。滥用药物,会导致抗生素无法完全代谢,积蓄体内。正常人的抗生素代谢时长是10个小时,但由于每个人体质不同,也会出现不能降解的情况。

复旦大学的研究中提到,此次研究从尿液中分析出5类共18种抗生素含量,其中包括5种大环内酯类、2种β-内酰胺类、3种四环素类、4种喹诺酮类和4种磺胺类。这些抗生素也各有各的用途。

这些抗生素平常都是治疗什么病的药物呢?专家说,β-内酰胺类抗生素中,最常见的就是青霉素了。四环素类抗生素已经历过几代的革新,一些抗生素也早已被淘汰。目前常用的只有几类,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比较常见的是痤疮类的药品。

喹诺酮类和磺胺类都属于抗菌药,与抗生素不同的是,它们完全由人工合成。磺胺类在临床中已不被广泛使用了,只有几种特效药还存在。喹诺酮类就是我们经常见到的沙星类药物,比如诺氟沙星。

■专家建议

**

普通感冒</p>

最好别吃抗生素</strong>

江苏省人民医院药剂科专家蒋宇利表示,在细菌和药物互相比拼速度的时候,如果再不减少抗生素滥用,总有一天,细菌会让我们陷入无药可用的境地。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防止超级细菌的最好办法是少用抗生素。”北京协和医院主任药师张继春告诉记者,国内很多家庭都有个家庭药箱,随意吃抗生素的现象很普遍,而且随意吃随意停。人们觉得感冒不舒服了,吃了药压得快省事,却不知道,这次小毛病用了好的抗生素压得快,但下次同样的毛病,可能这个药就不太管用了。


xcguan - 热点新闻即时更新,百姓生活柴米油盐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健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