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女孩获6所美国名校录取 父母:其特点是贪玩


关于女儿的性格特点,唐淑君与妻子的看法差不多,也是觉得孩子贪玩。唐巩三岁多时,看到画画好玩,他们就让她去幼儿简笔画班学习。后来孩子觉得跳舞好玩,他们又让孩子参加舞蹈培训班。稍大后,又参加电子琴培训。只有钢琴一直坚持到上大学期间,能看着谱弹曲子,仅此而已。

“女儿上学时,看起来也不太用功,放学回家看电视,上初中三年连书包都没背回家过。”唐淑君说,他对孩子的教育比较放任,如果称得上经验的,只能说是做到了与女儿交朋友,以朋友的方式交流,女儿有什么事都愿意与爸爸交流。

  唐淑君回忆,记得在女儿上高二时,有一天放学了情绪低落地说:“爸爸,我们交流一下,你给我开导开导。”原来女儿觉得自己贪玩,把自己都荒废了。唐淑君说,当天晚上和女儿长谈了几个小时,最后女儿高兴地说:“你算是把我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从此以后,女儿有了质的变化,成绩一直稳定在全班前几名。

  还有一次,孩子回家后垂头丧气的。唐淑君一问,孩子说今天交作文时,老师态度比较冷淡。唐淑君就给孩子讲,“老师也是人,老师心情也有好有坏,可能是老师家里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一时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你也要多替老师想想。”这样一开导,孩子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唐淑君说,他们与孩子之间就是平等,大人错了孩子也可以批评,但大人对孩子从不直接说“你这样做不对”。唐淑君说,孩子从小都没上过网吧,他一直不让去,在这个原则性问题上一直坚守。等到孩子高中毕业了,唐淑君才说“你现在可以去了”。

  有知情人说:“唐巩纯属天资聪颖,她爸妈都爱玩,没好好管过,唐巩的经验很难被复制。”

  女孩

  我很喜欢玩,很喜欢享乐 但我反对无节制的玩乐

  唐巩说,经常会有人问她,你是怎么学习的?“我也不想学习,但是人丑就要多读书。

  每当不想学习的时候,拿镜子一照,我就有了想要学习的动力。”这是一句玩笑话,但唐巩认为这玩笑里有一半是真的。

  唐巩说她不止一次地讲过这样一个笑话:有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人在原地跑步,一个人在做俯卧撑,一个在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你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人说,我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我是做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我是用头撞墙上来的。“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一切以结果倒推过程的方法论都是耍流氓。我的经历仅仅是个人经验,对别人来说只是一种参考。”

  对于高考,唐巩认为,首先高考是人生中跨入所谓名校最简单、最快捷的一种方式。唐巩说,别的学校她不清楚,就以清华为例说明,他们班一共有29个人,直接推荐读硕士和读博士的人大概占到40%,另外有30%左右的人会出国,剩下30%的人会被推荐去其他地方。每年外校报考他们系的大概会有几百人,在这几百人中大概会有十几个人通过考研进入复试阶段,在这十几个人当中最多有一两个人通过面试考入清华。“我丝毫不怀疑会有更多的学生比清华生更优秀,但是他们却没机会进入清华。这就是事实。”

  对即将走向高考考场的同学,唐巩建议,如果说,在现阶段你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的选择决定不努力学习,谁都阻拦不了你。如果你的梦想不是成为竞技玩家,那你能否控制自己打游戏的时间;如果你的梦想不是成为作家,那你能否合理安排自己看小说的时间;如果你的梦想不是成为影评人,那你是否可以少看几部电影。“我很喜欢玩,很喜欢享乐,但我反对无节制的玩乐。”


xcguan - 热点新闻即时更新,百姓生活柴米油盐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学生  tagged with